利用中美冠科数据库,快速查找所需模型
OncoExpress|HuBase|XenoBase|MuBase

博客

blog.png

竞争激烈的非酒精性脂性肝炎(NASH)药物研发

2017-08-1

美国有3至5%的人受到非酒精性脂性肝炎的影响,但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却还没有通过任何治疗该疾病的方法,於是各大药厂便开始了争夺推出治疗药物的竞争。

竞争激烈的NASH药物研发

过去五年,许多药厂加入了NASH药物研发的行列。近期报告指出,Merck、Allergan、与Novartis以及其他药厂,正在申请约十四项与NASH治疗相关的许可。

药厂用NASH药物研发来在竞争上占有一席之地,例如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和Genfit两家药厂,目前都在临床第三阶段做最后的冲刺。

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的奥贝胆酸再生实验(肝脏和肠的类法尼醇x受体表达)与Genfit的elafibranor(一种双重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活化受体α/δ 激动剂)分解实验预计将在2019年争先上市。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的NASH药物达到牵引效果

即使只有10位病患的数据,Gilead的NASH第二阶段药物GS-0976目前已经达到牵引效果。由于NASH是一种多因素造成的疾病,因此数据收集变得非常困难,而药物运作机制也让安全有所疑虑。

乙醯辅酶A羧化酶的GS-0976标靶抑制可以用来限制脂肪肝的产生,但目前还无法得知用在NASH的效益。

能否使用核磁共振弹性图象仪(Magnetic Resonance Elastography, MRE) 於NASH实验?

Gilead对于使用非侵入性图像有高度的兴趣,即使专家普遍认为NASH只能透过活体组织切片的方式来查验,但已有足够的证据显示非侵入性核磁共振弹性图象仪能够有更好的效用。

目前还不清楚换成MRE的使用方式是否会影响临床实验。由于许多病患拒绝使用侵入性活体组织切片,因此MRE则成了收集病患资料最佳的选择。MRE非常适合研究初期来收集病患的资料,用来确认疗程是否有效。

关键的问题在于MRE是否能够测量纤维化,因此提供病患MRE或是肝脏组织切片两种选择,来确定MRE是否为一种测量NASH较不侵入的方式。若能够增加MRE得使用率,未来将为实验提供更多的选项。

Topics: CV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