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blog.png

競爭激烈的非酒精性脂性肝炎(NASH)藥物研發

2017-08-1

美國有3至5%的人受到非酒精性脂性肝炎的影響,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卻還沒有通過任何治療該疾病的方法,於是各大藥廠便開始了爭奪推出治療藥物的競爭。

競爭激烈的NASH藥物研發

a href="#imgpopup" id="showpopup">過去五年,許多藥廠加入了NASH藥物研發的行列。近期報告指出,Merck、Allergan、與Novartis以及其他藥廠,正在申請約十四項與NASH治療相關的許可。

藥廠用NASH藥物研發來在競爭上佔有一席之地,例如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和Genfit兩家藥廠,目前都在臨床第三階段做最後的衝刺。

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的奧貝膽酸再生實驗(肝臟和腸的類法尼醇x受體表達)與Genfit的elafibranor(一種雙重過氧化物酶體增殖物活化受體α/δ 激動劑)分解實驗預計將在2019年爭先上市。

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的NASH藥物達到牽引效果

即使只有10位病患的數據,Gilead的NASH第二階段藥物GS-0976目前已經達到牽引效果。由於NASH是一種多因素造成的疾病,因此數據收集變得非常困難,而藥物運作機制也讓安全有所疑慮。

乙醯輔酶A羧化酶的GS-0976標靶抑制可以用來限制脂肪肝的產生,但目前還無法得知用在NASH的效益。

能否使用核磁共振彈性圖象儀(Magnetic Resonance Elastography, MRE) 於NASH實驗?

Gilead對於使用非侵入性圖像有高度的興趣,即使專家普遍認為NASH只能透過活體組織切片的方式來查驗,但已有足夠的證據顯示非侵入性核磁共振彈性圖象儀能夠有更好的效用。

目前還不清楚換成MRE的使用方式是否會影響臨床實驗。由於許多病患拒絕使用侵入性活體組織切片,因此MRE則成了收集病患資料最佳的選擇。MRE非常適合研究初期來收集病患的資料,用來確認療程是否有效。

關鍵的問題在於MRE是否能夠測量纖維化,因此提供病患MRE或是肝臟組織切片兩種選擇,來確定MRE是否為一種測量NASH較不侵入的方式。若能夠增加MRE得使用率,未來將為實驗提供更多的選項。

Topics: CVMD